小鎮的文化港口 共好的饗宴

by 陳美琪
322 views

"甲骨文字中,「鄉」為會意字,字型為賓主相對而坐,共享良品之形象。基金會的命名以「鄉」之古字為基底,期許成為一個跨越空間、認知距離的交流平台。"

這段雅趣的自我介紹﹐來自饗響文化藝術基金會。「饗響」兩個字拆開來就是鄉食和鄉音﹐描繪人與人對坐共享美食和音樂﹐而這美好的願景﹐坐落在西螺中山路上的一棟綠建築﹐請來丹麥知名建築師吉登路威操刀﹐取名「聲泊廳」﹐源自英文 Ensemble﹐有讓藝術樂音於此停泊之意。

離延平老街不遠﹐附近還有歷史悠久﹑香火鼎盛的媽祖廟﹐「聲泊廳」幾何造型的建築外觀﹐很快成為鎮上新地標。小編步行尋訪﹐對谷歌大神的指令亦步亦趨﹐沿途多是古意的平房和早早打烊的小店﹐偶經幾處雜草叢﹐不免疑惑:「前方真的有音樂廳嗎?」﹐但也幸虧走了這趟﹐更能感受「聲泊廳」之於小鎮是多麼特別的存在。

照片來源: 饗響基金會

這種跨界的混血感﹐和它的主人一樣。

「饗響像英文講的Hub﹐是個港口﹐文化的轉接站﹐這個站連結演出者﹐也連結觀眾﹐對我來講﹐是一樣重要。」女主人慧如本身就是文化跨界者﹐八月時﹐Maggi參加台大EMBA的活動到西螺廣福宮前觀賞歌劇演出﹐策展者正是慧如。得知她正在各地找尋合適的表演場地﹐想組一個藝術展演小聯盟﹐Maggi樂意附上共好連結。

Maggi想到就做的超強行動力﹐大家都知道﹐關於尋找小聯盟﹐二個月內她安排慧如走訪了三個北部場地﹐然而「聲泊廳」的橫空出世﹐本身就是則精彩故事﹐琪愛怎能錯過。原先慧如有些排斥受訪﹐擔心個人故事會模糊了焦點﹐也強調「聲泊廳」跟小鎮之間不存在給予和接受的關係﹐而是一個平等的互動交流﹐但在了解琪愛的本質和饗響一樣﹐皆是引路與轉接的分享平台﹐她欣然分享走入NPO(非營利組織)創辦饗響的故事﹐以及想要耕耘的未來。直爽聰慧﹑不受限的人生觀﹐這位也是追光之人哪!

UCLA經濟系﹑南加大會研所﹑美國會計師執照﹑台大國際企業博士﹑外商金融圈…這些關鍵字是在見面之前﹐小編對慧如的狹隘認知。慧如個子嬌小﹐臉上一對愛笑的酒窩﹐我們見面就天南地北的聊﹐聊胡乃元老師﹑聊黃信堯導演﹐話題裡面沒有半句策略﹐她笑說:「雖然我學策略﹐但對我的人生規劃非常沒有策略﹐隨緣。」

NPO領域就像學思達張輝誠老師所感嘆﹐很難用KPI來衡量﹐更急不得﹐而慧如的學經歷背景全和數字﹑績效和效率緊緊掛鉤﹐轉進NPO沒有水土不服﹑挫折無力嗎?

她自認個性上的好處是「沒有成見」。研究所畢業後﹐任職於舊金山的會計事務所﹐因為父母的關係決定回台灣﹐中間先在香港待過一陣子﹐之後回台進入花旗銀行﹐工作雖忙但做的順風順水。某日﹐銀行儲備幹部的一番話﹐讓她大感吃驚﹐「他說妳是每況愈下﹐在舊金山做得好好的﹐居然跑去香港﹐現在居然又跑來台北!我心想:『天哪!怎麼年輕的孩子會這樣想﹐我從沒想過這叫做愈下。』」

什麼是上下之分﹑由誰定義﹑如何定義?其實都是成見﹐「要是一直在比較﹐就永遠會覺得哪些地方不對勁﹐」對她而言﹐在什麼地方做什麼角色﹐就好好扮演﹐思考重點應該是「你當初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﹐她說自己已經過了三種人生-財務金融圈﹑大學教職﹑策展人。至於成立饗響﹐是兩個層面交互影響的結果。現實面是不想夫妻分隔兩地﹐所以移居西螺陪伴在當地開業的游熙明醫師;另外則是心之所往﹐「對社會有些什麼樣的意義﹐一直在我心中留有一個地位。」

曾與紐約客上司討論過這個問題﹐對方把工作和社會參與分開思考﹐認為公益是工作以外的個人選擇﹐但慧如疑慮:「一旦這樣想﹐我都懷疑還有沒有餘力去做另一件事情﹐我認為只有非常少比例的人﹐很幸運可以做覺得滿足﹑有意義﹑又可以活下去的工作﹐我也不覺得我能真正做到這樣﹐但overlap是不是可以多一點﹐而不是等賺夠了錢再來捐﹐賺小錢也有賺小錢的參與方式。」

當心裡有這樣的聲音﹐就表示種子準備發芽﹐我的提問勾起了她對自己的梳理﹐憶起在美國求學和工作的兩段往事﹐對她產生思維衝擊﹐間接對投身NPO起了激勵作用。

其一﹐赴美國念高中時參加樂團﹐開放的風氣讓她自在練習講英文也玩遍各種樂器﹐慢慢從菜鳥熬成擔當。有次樂團要參加比賽﹐她跟指揮提議為了爭取榮譽﹐應該不要讓新進的菜鳥參加﹐指揮很訝異地拒絕並告訴她﹐這是一個團隊﹐參賽只是為了盡最大的力量﹐不能因為誰不夠好就被排除﹐「我當下真的很慚愧﹐我怎麼這麼功利﹐忘了音樂的本質是怎麼一回事﹐自己也曾經是那個菜鳥。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思維衝擊!」

其二﹐她在事務所的直屬老闆原是在UCLA教希臘文的教授﹐另一位創辦人則當過中學老師﹐「他們都是中途轉業﹐對我來講是一個典範﹐」大概也因為創辦人是教職出身的緣故﹐看待員工的來來去去﹐多抱持祝福﹐「他們覺得大家來這邊兩年的時間把武器練好﹐離開時帶著一身功夫﹐你會對社會是一個有用的人。」

從原本只是參加荒野保護協會﹐後來成為聯絡處負責人﹐到2013年成立饗響﹐最後還跟老公把台北房子賣了﹐在2016年蓋「聲泊廳」﹐現在則是策展人的身分﹐慧如形容回首望就像馬賽克﹐是一塊一塊拼起來﹐「像爬山﹐沒有一定要走哪條路﹐但你走了這條﹐就好好看這條路的風景。」

照片提供: 慧如

饗響的活動平均是每個月一場﹐今年衝高到37場﹐除了疫情延遲的因素外﹐還包含想盡力為藝術表演者提供舞台。

慧如直言台灣的藝術表演市場價格彈性太大﹐並不健康﹐表示演出者的談價力量相對弱﹐因此饗響從不走壓低價的路線﹐講求對等合理﹐「我們給的應該是比標準還好﹐但要求絕對要用專業﹐不能因為我們場子小﹑觀眾少而怎麼樣。」不壓演出費﹐票價又超親民﹐聲泊廳一場演出至多容納五十名觀眾﹐基本上不可能回本﹐「我不會一場論成敗﹐會給合理的時間﹐」在堅守初衷之下﹐饗響已走過兩個3年﹐下一個3年要組小聯盟﹐過去學策略的背景﹐開始發揮作用。

計畫推出8檔製作﹐找3~5個場館結盟巡演﹐大家共同攤提就有機會損益打平﹐如此不但能讓演出者花很多心力準備的節目﹐不會只演一﹑二場就結束;也幫助其他場館的夥伴﹐大家不用人力吃緊﹐還得從頭策畫﹑執行和宣傳﹐是一個四贏(饗響﹑演出者﹑場館﹑觀眾)的共好策略﹐希望為表演藝術生態創造活水渠道﹐「我們沒有要固守在某個空間﹐如果觀眾因此成為歌劇院的粉絲或其他場館的粉絲﹐那很好呀﹐我們是曾在這個過程中的一個引路人。」

廣福宮廣場前面的歌劇表演, 這個策畫在慧如心中醞釀了至少三年
照片來源: 饗響基金會

出個填空題﹐請慧如在策展人的身分前面加上形容詞﹐她回答:「最睡不著覺的」。

「因為日思夜想﹐夢裡還一直覺得什麼東西漏了﹑什麼忘了﹐」饗響的活動全由兩人包辦﹐在身兼數職的情況下﹐當遇到有些事情做得不夠好﹐連在夢裡也會想著要怎麼補救。

演出後為觀眾保留QA時間﹐是她引以為豪的環節。
9/4德國當代作曲家魏德曼和NSO到聲泊廳演出﹐連德國公共電視都來拍攝﹐魏德曼兄妹也對雲林觀眾留下極好印象﹐但QA時卻因現場沒有翻譯﹐全程以英文進行﹐慧如當時礙於並非主持人的身分﹐只能坐在台下乾著急﹐事後又懊惱自己在現場沒有做點什麼補救﹐「我隔天四點鐘醒來﹐被這件事情卡住﹐覺得很抱歉﹐沒有做到一直以來期許的包融。 我當時至少應該用中文提到我們後續會提供翻譯﹐讓大家安心﹐不然在那段時間裡﹐雖然內容很精彩﹐但可能有觀眾因語言的隔閡感覺被排除在外﹐我們沒有照顧到他們。

習慣了我們羞於發問的文化常常讓QA時間變得沉默尷尬﹐小編一時沒能體會夜不成眠的糾葛﹐慧如告訴我﹐聲泊廳已經塑造出讓觀眾可以自在發問的氛圍﹐「這就是為什麼你覺得QA是小事﹐但我覺得是大事﹐因為我沒有把平常大家覺得舒服的氛圍維持住。」對觀眾的重視﹐源於創立響饗的初心﹐「我不喜歡被宣稱把文化帶進來﹐那好像觀眾被動接受﹐響饗這個組織的精神﹐就從它的名字呈現﹐是一個平等的對話﹐我們的活動皆是以這樣的相信來規劃進行。 對等交流對我來講很重要。」

照片來源: 饗響基金會

多數人看慧如﹐莫不稱讚策略金頭腦﹑執行力;然而﹐琪愛和她喝過咖啡﹐一起走路﹐末班高鐵上繼續聊﹐也到訪過她一手打造的聲泊廳﹐更折服她在天秤兩端保持平衡的智慧和性情。理性的深度策畫﹐但謙虛面對不可控﹐譬如努力半天但沒人來的無力;別人不在意的小處﹐譬如QA﹐她也做到細膩入微。曾執教十餘年後毫不猶豫的轉身﹐慧如希望曾照顧提攜她的老師們:陳明哲﹑李吉仁﹑柯承恩﹑鄭秀玲, 沒有覺得她從學術專業轉向有負所期。從單純的發心慢慢建起小鎮裡的文化港口﹐而今計畫的小聯盟是共好的連結﹐慧如身上嚮著光﹐琪愛願盡小小助力﹐讓藝文光點無論城鄉﹐同等恆久耀眼。

《小編的田野調查簿》

離截稿很近了﹐但10/20還是專程買票南下聲泊廳欣賞大鍵琴演出﹐因為要親身體驗本篇所言之種種。

晚上7點開始的演出﹐三十位觀眾都準時在開場前入座﹐後面兩排先坐滿﹐感覺是慧如口中的熟耳朵;也有家長帶著小學生﹐聽說是從高雄來。演出過程雖有小插曲﹐但皮耶韓岱老師演奏的<郭德堡變奏曲>實在令人沉醉﹐觀眾掌聲不停。因為曲目較長的緣故﹐表演完已近九點﹐照理說皮耶老師該趕高鐵北返﹐但他欣然接受留下來與觀眾QA。面對提問踴躍﹐皮耶老師從拘謹到整個敞開﹐甚至示範起各種不同的表演法﹐連他的隨行人員都感到吃驚。

演出者和觀眾一樣重要﹐所以小編和鄰座的觀眾聊了起來﹐是一對可愛的在地夫妻-阿舜和金蓮。阿舜即將三十歲﹐就說自己老了﹐所以愛聽古典樂﹐金蓮不是樂迷﹐但幾乎每次都會陪著來。阿舜要我猜他職業﹐我怎麼也猜不出他原來是開大卡車的﹐金蓮讚他超厲害﹐開車時都在聽古典樂﹐且絕不會睡著。

阿舜說他從小就愛古典樂﹐沒有理由﹐但家裡做大卡車事業﹐缺少環境培養﹐所以他就當個人興趣經營﹐過去常藉工作往返之便去台中歌劇院聽﹐四年前知道有聲泊廳之後﹐他就成了熟耳朵﹐常常特地來看一下外面貼的海報﹐有喜歡的演出就會買票來聽﹐當然還要帶著金蓮。

小編:所以聲泊廳是你的心靈綠洲﹑祕密花園嗎?

阿舜:算是吧!那時候知道這裡﹐就覺得滿不可思議﹐我們這邊怎麼會有這種地方。

阿舜跟金蓮在還不清楚小編來歷﹐就人很好的答應讓我拍照放上部落格﹐後來阿舜買了CD在排隊等老師簽名時﹐跟小編交換line﹐慧如看到就說:「你交到朋友啦!」我和阿舜﹑金蓮一起點頭﹐現在偶爾會收到阿舜傳來的藝文訊息﹐我覺得﹐忠於所愛的阿舜和聲泊廳﹐真的很帥氣!

0 comment
1

You may also like